首页 > 书库 > 《家有三分田》家有三分田微盘 69文 家有三分田女体化

家有三分田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鬼医,凤家的小说是《家有三分田》,它的作者是潞水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我是一缕孤魂,因不小心得罪了阎王,所以没有投胎的机会,只好趁他不在家的时候来个借尸还魂。作为鬼魂,最大的有点就是——什么都是用飘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02 06:04:1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鬼医,凤家的小说是《家有三分田》,它的作者是潞水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我是一缕孤魂,因不小心得罪了阎王,所以没有投胎的机会,只好趁他不在家的时候来个借尸还魂。作为鬼魂,最大的有点就是——什么都是用飘

《家有三分田》免费试读

我是一缕孤魂,因不小心得罪了阎王,所以没有投胎的机会,只好趁他不在家的时候来个借尸还魂。作为鬼魂,最大的有点就是——什么都是用飘的,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轻了,一阵风来自己就把持不住了。所以,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在哪,正在我努力辨认东南西北的时候,一道似嗔似怨的声音引起了我的注意。

“风卷帘动惹人怨,蝉鸣柳摆扰心忧。”一个身着酱紫色长裙的妇女静静的站立在窗前,标准的瓜子脸,淡淡的柳叶眉,不点而红的朱唇,整体看上去犹如幻境走出的仙女一般,不染尘埃,只是眉宇间那淡淡的忧愁才让人恍然觉得她是那误落凡尘的精灵。

“哎!自古征战几人回,你又何必庸人自扰徒增伤感呢?”

妇人回头,只见一位胡子花白的老者倚门而立。

“赫九公,你什么时候来的?”妇女一扫之前的阴郁,笑脸相迎。

“我何时来的?”老头子负气的捋了捋自己的胡子,大步走向桌子,端起茶壶牛饮,“你这个没良心的徒弟只知道怨帘子动,被蝉叫的烦,哪有空来理我啊!”看女子又不说话了,眉头渐拢,老头不是心思的哼了哼,“行了行了,摆一副怨妇脸,给谁看呢,你相公都死了四五年了吧!你还一脸思Chun样,你不怕别人误会了,来踢你的贞节牌坊?”

妇人不理会老者的冷嘲热讽,低低的叹了口气:“哎!我也不想啊,你也知道,他就给我留了这么一个女儿,我答应过他,要把她好好带大,可是,可是……哎!都快五年了,她居然还不会说话,你说我可怎么办?我有负他的嘱托啊!”

老者撇撇嘴:“他的嘱托是照顾好孩子,又不是说一定要说话,哑巴就不能被照顾好了?”

妇女突然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一把拿开他手里的茶壶,然后扭头不再理他,老者挠了挠头:“好了好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你领我去看看那个小不点,我给她看看。”

妇人终于转过身,把茶壶“啪”的往桌子上一放,老者刚想伸手去拿壶,后脖领一把被人揪住,拖着就往外走,“你早说不就得了。”看看此时的女子,刚刚误以为她是仙子,还真是怪我,恐怕最近近视度数又飙升了。

老者可怜兮兮的伸着手:“乖徒儿,这大夏天的,我可是顶着太阳公公急赶了八百里的路啊,再让我喝口水,就喝一口。”

妇人对于老者的哀嚎根本没当一回事,示意自己的丫鬟:“去领小姐,请老夫人,召集大家,鬼医来了,列队欢迎。”

等鬼医被拎到正厅的时候,老太太和一家子的妇女同胞们列队两侧,齐齐的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鬼医,鬼医哆嗦了两下:“嘿嘿,要不然都说凤家女子个顶个的赛男人,这集结速度,太军事化了。”

老太太拿着拐棍在地上敲了两下,两边的下人们迅速退出房间,最后一个走的还不忘把门顺手关上,,老太太在地上又敲了一下,两边身着华服的众位夫人“唰唰唰”从身后拿出了大小不同的板锹,鬼医见状,掉头就想跑,可惜,脚刚迈出一只就被自己那如仙子般的徒弟给揪住了脖领:“师父,你走错方向了吧!小九来了,去看看吧!”

鬼医转动僵硬的脖子,脸上挂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看着那个被下人领出来的小丫头,她此时正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鬼医边点头哈腰的往回走,边陪着笑脸:“各位夫人,你们可拿住了手里的家伙哈,小心手抖。”

“师父还是专心点看的好,要不然,我这几个姐姐手一抽筋,这铁锹要是掉到了师傅身上,那可真是怨不得人啊!”

鬼医在心里第一百六十七次感叹:收徒不慎啊,欺师灭祖啊!哀怨的看了一眼凤小久,在她的脑后,小巴,脖颈摸了一番后,回头怯怯的开口:“貌似,真的是哑巴!”

凤小久扑通倒地不醒,房间里的大人一下子慌乱了起来。老夫人急得直凿地,其他几位夫人也一窝蜂的围了上去,一个个你一句我一句的开始提出解决方案,鬼医紧皱眉头,高声大喊:“都给我让开。”

场面瞬间得到了控制,一群女人集体退开一条路,鬼医指挥着下人把小九抬回房间,然后赶出所有人,在小女孩的身上一顿乱扎,最后顶着一脑门子的汗走了出去。

房间里现在是一个人也没有,我悄悄的站到小女孩身边,盯着她看了好一会,说实话,她长挺可爱的,就是小点。就在我等候的时候,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小九,我的小九,你不能丢下娘啊!”

正喊着,人就扑了进来,我急忙回身伸手探了探小孩的鼻息,要断了要断了,妇人正紧张的往里跑,一步步的临近,小女孩的气息也越来越弱,越来越弱,就在最后千钧一发之际,她,断气了,我,扑了上去。

在一阵眩晕后,我慢慢的有了感觉,不过肺部呼吸却有些困难,睁开眼睛一看,妈妈咪呀,我正被美丽夫人死按在胸前,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liu,可惜,我刚做人不想再变回去了。我死命的挣开她的怀抱,看着妇人正哭得梨花带雨,而一双眼却布满了惊恐,我竟然感觉,我活了很对不起她的眼泪,不过下一瞬我就想轻轻的给自己两耳光,这不有病吗。

鬼医突然跑了过来,一把拉开那个妇人,伸手开始替我把脉,眉头是紧了松松了紧,几个来回后,常常的呼出一口气:“行了,没事了,不知道怎么又活过来了,只是……恐怕是个哑巴!”

我不乐意了,“你才是哑巴呢!”

一句话,众人皆惊,美丽妇人一下子扑到我面前,又想把我捂到她怀里,我马上伸手推拒,妇人却哭笑不得:“孩子,娘的好孩子,你原来会说话,太好了,我总算没有对不起你爹。”

其他妇女一听,也呼啦围了上来,经过她们七嘴八舌的一顿唠叨,我倒是了解我的现状。

这是麒麟国,以前这个国家是一分为三的——火麒麟、水麒麟和金麒麟。三地的国主谁也看不惯谁,可是三个国家的势力又旗鼓相当,所以常年战事不断,却又不分输赢。后来现在的皇帝在凤家的帮助下,打着“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旗号,统一了三国,立国号为麒麟。而凤家也因此受到皇上重用,不过很可惜,也许是天意弄人,前几年国家总会受到他国滋扰,而凤家的人但凡男丁上战场总能战胜但尸骨也永远的埋在了那片浴血奋战的杀场上。

我爹是凤家他那辈里最小的一个,据说我爹要上战场的前一晚对着我娘的肚子说:“我这次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更不知道能不能回来,我最担心的就是你和孩子,其实,我真的很想亲眼看着我们的骨肉出生。”

也许是感应到了老爹的悲伤情绪,我这个身子的正主也伤心了,所以我瞪了蹬腿,我娘肚子就开始疼,然后产婆来了,可是半天“我”就是不出来,急得家里人团团转,直到天空咔嚓一个闪电,接着雷电交加,可惜干打雷不下雨,就在老天爷把脸都急红了的时候,我,千呼万唤始出来。

我爹感动的直接晕了过去,不过我倒是觉得他是过度紧张,一放松导致的后遗症。第二天他老人家抱了抱我就挥泪上战场了,从此一去不回。老人说我出生意象日后定然不凡,我却不这么认为,想想看,什么东西出生的时候伴有电闪雷鸣?

自打我会说话了,家里对我的重视度直线攀升,据我那美人老娘告诉我,“女凭父贵”,由于我老爹当年在我NaiNai那相当吃香,所以,盯着父亲光环的我自然要不懈努力的讨好NaiNai,争取再攀高峰,把其他哥哥姐姐统统踩在脚底下,勇于摘取家主的桂冠。

由于我太小,老娘特派了两个如花似玉来照顾我。我惊恐的瞪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中年胖妇女:“娘,这是如花似玉?”

要不然说姜还是老的辣呢,我娘一脸平静的对我点了点头,对我的吃惊回以无辜的笑脸:“她们一个叫如花,一个叫似玉啊!”

一想到我要天天对这她俩叫如花阿姨,似玉阿姨,我的笑容就有些僵。

我NaiNai有五个儿子三个闺女,刚听到的时候,我第一个反应就是——环境的好坏直接影响生殖效率,没污染,吃嘛嘛香,生嘛嘛多。我爹是最小的一个,我的五个大伯一共有八个孩子,我是最小的,所以我小名叫小九。

我懒洋洋的趴在凉亭里欣赏着周围的池水,如花似玉一个给我扇着扇子一个给我剥荔枝。就在我快睡着的时候,一个小厮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小小姐,快,快去正厅,皇上来了,老太太让全家到位呢!”

《家有三分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