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瑕疵美人》瑕疵美人 沉默醉 在线阅读 瑕疵美人章节列表

瑕疵美人

古代言情已完结

《瑕疵美人》为沉默醉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今天的更新,求收藏,求推荐票,谢谢大家了。 ……………… 周琳琅道:“我想了想,小舅母和几位表姐妹何其无辜。” 遇到你么个爹,才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10 18:03:0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瑕疵美人》为沉默醉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今天的更新,求收藏,求推荐票,谢谢大家了。 ……………… 周琳琅道:“我想了想,小舅母和几位表姐妹何其无辜。” 遇到你么个爹,才

《瑕疵美人》免费试读

今天的更新,求收藏,求推荐票,谢谢大家了。

………………

周琳琅道:“我想了想,小舅母和几位表姐妹何其无辜。”

遇到你么个爹,才是他们的不幸,但年总得过。

“琳琅并非铁石心肠,说不得只好稍加援手,只是琳琅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借银子可以,还请小舅舅写下正儿八经的欠条,按了手印,盖了戳,再把小舅舅的信物压在此。”

容雅一拍手:“这个自然,也都好说,我那儿还有一方老爷子留下来的好砚。现在就写欠条吧?我回头就叫人把那方砚台送来。”

周琳琅一笑:“砚台就不必了,不值钱,还是小舅舅把两根手指压在琳琅这儿,一根手指顶一千两银子。”

周老太太有些累了,疲惫的阖着眼休息,任凭小丫头替她揉着太阳穴,嫌她用的力气太小,不禁蹙眉道:“行了,你也累了,下去吧。”

那小丫头脸一白,不敢说什么,躬身退下。

身边的婆子道:“刚上来的小丫头,心劲儿倒是足,就是本事差点儿火候,还是奴婢给老太太捏捏吧。”

周老太太摆手:“算啦。”看似体恤,实际是嫌这婆子手劲太大。

头疼得一阵一阵的紧,跟紧箍咒似的,周老太太吸了口气,睁眼捺着性子问:“容家那位小舅爷如何了?府里几位哥儿,忙的在外头没回来,在家的又是个不省心的,怕是没人陪他用午膳。”

那婆子不敢多嘴,道:“奴婢叫人去瞅瞅?看这天色确实不早了,留不留容家小舅爷吃饭,总得操持着,老太太莫要多管了,奴婢去回过三太太便是。”

周老太太抬抬手,意思是这样最好。

这婆子转身出去,和外头的丫头耳语了一阵,略站了站,又进来回话:“回老太太,容家小舅爷走了。”

“走了?这就走了?”得到了肯定答复,周老太太不禁诧异,低喃道:“那可是个难缠的主儿,怎么就这么容易被打发了?”

她原本还想,若是闹起来,自己这边总得做个红脸,从中劝劝呢,哪成想那丫头倒有本事。

那婆子站在一边垂头不语,心里和周老太太的想法儿差不多。

周老太太坐起身问:“可知道是为了什么事?”

“回老太太,是为着借钱,听说借的数目不小,要一万两呢。”

周老太太呵了一声,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张嘴就一万两,拿他亲外甥女当什么了?”

摇钱树?就她也配?!

婆子陪笑道:“这容家小舅爷,也不容易,听说讨债的把门都要踢破了。他四处求告无门,可不就只剩下三姑娘这儿了吗?好歹容家一大家子人呢,这又眼瞅着过年……”

周老太太问:“她借了?”

“听说是,具体的却不清楚。”

周老太太闭起眼睛,含糊的嗯了一声,不置可否。她自己有银子,愿意借就借呗。就是年纪小,眼皮子浅,禁不起一两句好话,出手就是一万两,那以后可有得磨了。

就容家小舅爷这样的人,你不许他,他还能三番五次的纠缠呢,这一旦开了口,那就是无止境的无底洞,她可填去吧。

随即又问:“什么叫具体的不清楚?”这里是周家,她周琳琅一个翅膀没长硬的小姑娘,做了什么事说了什么话,还能瞒得住人是怎么?

婆子怔了下,随即苦笑,低声道:“三姑娘没把人让进来,是在外头亭子里说的。那里四面开阔,轻易少有人走动,又有侍玉和侍璧两人守着……”

还就是一句都没听见,就是借钱,一万两这样的字眼,还是有心人故意泄露出来的呢。

周琳琅扬言要借给容家一万两银子的事很快传得阖府皆知,各人反应不一,都明里暗笑“周琳琅真有钱,可也就是个冤大头的命”,私底下则说什么的都有。

周玉琛也有些不大安稳,着人去问周琳琅。

周琳琅自然只说叫他安心,可他怎么安得下心,有心亲自问问周琳琅,但回了府就远没有在外头时那么方便,只能暂且忍耐。

他也不是不愿意周琳琅借钱给容雅,甚至因为那是自己的嫡亲舅舅,周玉琛比周琳琅更有感情,更愿意帮,但他这些日子知道周琳琅为了治他的病,没少花钱,原本娘亲留下来的嫁妆便是她的,再借出去一万两,所剩无几,将来她嫁人时可怎么办?

倒是小厮看他如热锅上的蚂蚁,知道他为什么忧思,劝道:“爷也省省心吧,三姑娘是个什么样的人,您这些日子还没了解么?不说别的,她可是个会吃亏的?就说顾世子,那嘴多毒,可那又怎么样?三姑娘不过几盒点心就换来了那么一箱银子……”

一句话把周玉琛给说乐了,他叹道:“我何尝不知道,但知道是一回事,终究还是担心她。不过你说得也对,三姐姐定然是胸有成竹的。”

直到腊月二十九,各家年礼都送完了,周琳琅才不慌不忙的跟冯氏请示,要派侍璧出门。冯氏不免好奇,周琳琅也没瞒她:给容家送年礼。

冯氏道:“礼单拿来我瞧瞧?别回头让容家笑话周家不懂礼数。”

周琳琅顺坡就下:“来就是想请太太掌掌眼的。若是有不合适的,还请太太看着添减。”

一句话把冯氏噎得够呛,要是礼单不合适,她还得开自己的私库填点儿是怎么着?

周琳琅把她的不愿看在眼里,笑道:“太太看过,琳琅还要拿给祖母和父亲过目,我没当过家,也不知道各年各家的老例是什么,好在有长辈看顾,总不至出把笑话出到府外去。”

冯氏本着“我不高兴你们也别高兴”的原则,拿了礼单,果然填了一枝百年人参,一盒燕窝,女孩子们的首饰各一,故作大方的道:“听说容老太太这些日子身子一直不好,我虽不是她老人家的嫡亲女儿,但看在三爷和先头姐姐的份上,也聊以敬份孝心。你的那些表姐妹们,我也有几年不曾见过了,索性都添上,权当是大过年的一份喜气。”

周琳琅脸皮厚,银子都是一样的花,管银子是谁的呢?冯氏乐得当散财童子,得利的是自己,低头弯腰算什么?

因此周琳琅诚心诚意的向她道了谢,转身果然把礼单拿去给周老太太。

《瑕疵美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