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名门凤归》名门贵女凤子君 免费阅读 名门凤归强受

名门凤归

古代言情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蜜莲子原创小说《名门凤归》,主角是应之,应家,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一人簇拥在众人之中,虽极其不起眼,但保护她的人有数十之众。 她其貌平平,但高挑的身材叫人不得不注目。 吕徽看着她,唇边浮起一抹冷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14 00:04:4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蜜莲子原创小说《名门凤归》,主角是应之,应家,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一人簇拥在众人之中,虽极其不起眼,但保护她的人有数十之众。 她其貌平平,但高挑的身材叫人不得不注目。 吕徽看着她,唇边浮起一抹冷

《名门凤归》免费试读

一人簇拥在众人之中,虽极其不起眼,但保护她的人有数十之众。

她其貌平平,但高挑的身材叫人不得不注目。

吕徽看着她,唇边浮起一抹冷笑。

她原以为皇后会命一人前来,没想到她竟亲自趟这浑水。不过这样,就更好了。

皇后在这里,倒省去了自己许多功夫。

“辞音。”单疏临也已经发现皇后的存在,感觉到身旁人情绪变化,不免提醒她道,“冷静。”

他真怕吕徽会径直去招惹皇后。

但吕徽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莽撞。她只淡淡看了皇后一眼,就迅速转回目光,做回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厮。

虽然这样的掩藏,瞒不过皇后。

空气中浓郁着香烛气息,叫整个应府都朦胧在一片迷雾之中。不知是何处传来金铁之声,也不知是谁将牙齿磨得错错。

皇后并未来此处太久,大概只是晃了晃,便离开了此处。她来这里只打算布局,并不打算瞧见胜负。

而暗处,单疏临的人也渗透进人群之中。

他与皇后的目的正好相反。皇后杀人,他护人,皇后破坏,他保护。

二人无形交锋之中,应老爷挺拔身子,往人群中走来:“今日这丧典,我还有一件事要宣布。”

应夫人闻言,也从地上爬起,默默走在应老爷身后,拭去眼角边的泪水。

他们二人径直走进人群,直走到单疏临身旁。

众人见状,低声窃窃,各自猜测应老爷打算宣布何事。

“我已步入老年,应家理当由更年轻的人胜任家主之位。”

应老爷慢腾腾的话,惊呆了众人。瞧着他立在单疏临身旁,且目光柔和,众人不禁猜测:应老爷这不会将整个应家送到一个不相干的人手中罢?

似是印证了众人想法,应老爷抬手,朝单疏临拱手:“多谢单公子。”

单疏临微笑,没有任何动作。

众人正猜疑,只见应老爷上前两步,将单疏临身后的一个小厮扯了出来:“他,就是应家新一任家主。”

一片哗然声起,所有人的目光就聚集在那一个小厮身上。不知这样一个不起眼,甚至有些丑陋的小厮,为何入了应老爷的眼。

难不成这是单公子的一种手段?将应家控制在自己人手下,好成为应家实际的掌权人?

由此可见,应老爷之前说的那句‘多谢’,多半是句讽刺。是抗议单公子的残暴手段。

没准应之问的死,也与单疏临有着匪浅的关联。

“应之问,应家以后就交给你,不要让我失望。”应老爷继续道。

这一句,打破了所有人的猜测。

应之问?应之问不是躺在那棺材里?如何又多出个应之问来?

怀疑声中,面对众人质疑目光,应之问抬手,稍稍低脸,用力撕扯自己脸廓,将一层皮狠狠贯在地上。

人皮面具落在地上,就像是打在众人面上,叫他们吃了一计狠辣的耳光。

在场的人皆有头脸,如何不认得这个站在这里的人是谁?天医应之问的脸,有谁能认不出来?

人群中,有人尖酸道:“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应之问,万一是个假冒的,岂不是让旁人得了便宜?”

旁人单疏临退至一边,冷眼看着众生相。他知道应之问会遭受质疑。这是他必经的路,也是他必须得自己走的路。

作为朋友,他不能帮他太过。

应老爷闻言,厉色刚要出声,就被应之问拦住。后者噙着淡淡笑容,望向说话的方向:“是谁质疑我?站出来。”

无人敢走出人群,也无人敢承认自己说过的话。

应之问冷笑,道:“想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很简单。站出来,我一把药粉给你一样样试,你就知道我究竟是真是伪。”

哪里敢有人去试?应之问的医术造诣远远超过应家前辈,而医术和毒术,从不分家。他的一把毒药,没准就没有解药,

这试一试,试得不是应之问的真假,而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然而即使如此,仍旧还有人按捺不住躁动:“应老爷,您总得给我们一个解释,这好端端的丧礼,怎么就成了这模样?”

怎么让原本躺着的人,不仅好端端的站在众人眼前,还直接获得应家的继承权?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就是场阴谋。

应老爷仍旧没有来得及说话,应之问再次出手。他径直将方才开口的那人从人群中揪出,贯在地上,一脚踏在他胸口,狠狠地踩了下去:“我们应家打算做什么,轮得到一个外人指手画脚?”

不要以为他看不出来,这个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引导众人话锋走向,不过就是为了针对应老爷,针对应家,针对他。

而且,若他没有看错,这就是方才皇后身边的人。

应之问这一脚踩得很重,多言者胸口落下个灰扑扑的脚印,还微微往里头陷。后者登时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吕徽瞧见那抹红,不禁蹙紧了眉。

应之问的这一脚,虽看上去肆意风光,但恐怕要惹出不少麻烦。

果然,瞧见有人被踩得吐血,不平者便冒了出来:“你怎能如此?都说应家公子和平儒雅,热心肝胆,你怎如此狂暴?倒像是某些小人。”

被暗喻小人的单疏临不紧不慢,拉着吕徽稍稍退后了两步。

地上血太脏,莫要染了他家辞音的鞋。

应之问脚下愈发沉,周身寒意加重:“我便是踩了又如何?我能治回去!”

说着,他往下再踏,听得清脆骨声,是脚下那人肋骨断了两根。

再无人说话,也没有人敢再质疑他。

在众人印象中,应之问虽被世人尊一声天医,但实在没有什么架子,也没有刻意刁难过任何人。

他温和儒雅,总是一副笑颜,以至于众人几近忘却,他是应家的正牌公子,唯一的公子。

他天赋异禀,十五学成出游,他有傲然的资本,也有嚣张的理由。

性格温和,从不是让人欺辱的理由,更不是让人百般怀疑,百般挑衅的由头。

吕徽明白,应之问想要在此处立下威信,就必须拿出足够的手段,和绝对的威胁。

《名门凤归》 免费阅读章节

《名门凤归》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