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荷盼》农家重生之清荷 忠犬攻 重生之荷盼强攻

重生之荷盼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郑泽信,赵荷的小说《重生之荷盼》此文是暮伶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赵荷荞摸摸自己的耳朵,对郑泽信说:“她不笨,猜出了我的身份。” 要说主城里,郑泽信和那位小姐走得近,自然就会联想到白鹭公主,所以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21 00:04: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郑泽信,赵荷的小说《重生之荷盼》此文是暮伶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赵荷荞摸摸自己的耳朵,对郑泽信说:“她不笨,猜出了我的身份。” 要说主城里,郑泽信和那位小姐走得近,自然就会联想到白鹭公主,所以

《重生之荷盼》免费试读

赵荷荞摸摸自己的耳朵,对郑泽信说:“她不笨,猜出了我的身份。”

要说主城里,郑泽信和那位小姐走得近,自然就会联想到白鹭公主,所以许若婉不敢惹。

郑泽信缓慢道:“她的手段不可小觑,明里暗里都有挑拨的意味。”从刚才可见,郑泽礼是彻底拜倒在许若婉的石榴裙下了。

“你四哥呢?”

“从我们进来时就没见到他的身影。”

“再等会应该就能见到了,”赵荷荞往楼下望去,流云郡主宣布品曲开始,命人抬来古琴,那许若婉在众人的期盼中里姗姗到来。

郑泽信望去,果不其然看到了郑泽义。

“慢!”郑泽义高调出现,叫人抬进几样东西。鸟语花香的屏风,再搭上珍珠串成的帷幔,,他让人把灯熄灭,在众人的喧哗声中打开自己手上的木盒,里面两颗颗大大的夜明珠明亮炫目,放置在屏风左右后,他信步到许若婉面前,温柔道:“好曲只应天上有,却落了凡尘,我只想用人间的美好来留住它。”

许若婉绽开如沐Chun风的笑颜,更明亮了全场。她优雅地做到古琴前,纤柔的手指在琴弦上轻轻奏响,动人的琴声如歌如诉,美人犹如置身朦胧仙境,好似一场幻梦……

楼上的几个隔间都打开了帘幕,郑泽信不动声色地观察着里面的人,大多是一些贵族公子哥,只有三个隔间位置较为隐秘,,遮挡得也很好。

“小帅,”郑泽信把小帅揽过来,指指那三个隔间,“你能看清楚里面人的相貌吗,把你觉得身份最高的那个人的样子给我形容形容。”

小帅望过去,点点头。

“唯一坐着的那个人看上去很凶,眉毛很粗,眼睛中等大,鼻子挺大的,嘴巴很厚,脸上有四颗小痣,额头上一颗,鼻子上一颗,脸颊上两颗。”小帅指着第一个隔间。

赵荷荞问道:“他的衣服什么颜色,看看他的耳朵。”

“衣服是褐色的,耳朵很厚,左耳上有颗红痣。”

“你接着看其他的。”

“恩。一个老头和一个男人,那个男人的穿着看上去要好些,眉毛很黑很长,就像老大这样的,眼睛也挺长的,眼珠子的颜色有点泛蓝,鼻子很挺,嘴巴不厚中等大。啊,耳朵上还有耳洞,不会是个娘们吧?”小帅指着第二个隔间。

“他的头发卷吗?”

“有点,不仔细看不出。”

“好了,继续。”

“这个人……”小帅赶忙缩回脑袋,“他好像看了我一眼。”

郑泽信望去,第三个隔间已经拉上了帷幔。

“没事,你做得很好。”赵荷荞摸摸小帅的头。

对于被摸头这件事小帅表示无可奈何,不过对方若是赵荷荞,他已经懒得躲了,不仅因为对方是老大的女人,而且还很让他服气。

“小帅,你视力真好!”赵荷彩道。

“那是,我可是……训练过的。”小帅记得郑泽信说过不要主动说出自己的天赋,于是马上改口。

赵荷荞看了看小帅,对郑泽信说道:“保护好他。”这样的能力若是有心之人觊觎会引起祸端的。

“小帅,接下来在主城的日子,玩弹弓的时候不要让人发现。”郑泽信扶着他的肩。

“也不能让你们发现吗?”

“不,除了我们四个。”他指的是自己、赵荷彩、赵河清、赵荷彩、

“知道了。”

楼下的弹奏已经结束了,轩然一片。

“你三哥和四哥估计要打起来了。”赵荷荞打趣道。

郑泽信望着那两人在许若婉旁左右护法,不予置评。

“趁着现在热闹,我们赶快走吧,有人过来查探了。”郑泽信拖住赵荷荞的腰,对小帅说;“你拉着荷彩,我们快走!”

赵荷荞建议说去上次那个茶馆,那里是赵河清的地盘。

郑泽信带着赵荷荞先一步到了茶馆,不一会小帅拖着赵荷彩跟着跑了进来。

见人都到齐,茶馆的人快速地把门关上,透过门缝看到有人经过又走了,这次放心对他们说:“一切安好,几位里间请。”

“老大,回营里我就加把劲练功,累死我了!”小帅松开赵荷彩的手。

茶馆老板把累晕过去的赵荷彩抱到椅榻上,对郑泽信说:“已经通知五爷了,几位稍等片刻。”

赵荷荞帮小帅倒杯水,拍拍他的后背帮他顺气。

郑泽信担心地看着她,“你还好吧?”

她摇头道:“我现在没有那么弱。”

赵河清来时已经听人汇报了他们的情况,不禁面露担忧。

“发生了什么?”

“那里有人察觉对我们起了疑心,探了过来。”郑泽信把大致经过说了一遍。

赵河清看向赵荷荞,“荷荞,有什么收获?”

赵荷荞唤人拿来纸和笔,在上面画出一个人,拿给小帅看,“小帅,他是你第一个看到的人吗?”

“对对,就是他!画得太像了!”

赵河清看了一眼,“大皇兄?”

赵荷荞点头,“恩,许若婉名动主城,大皇兄在这里并不奇怪。只是这么一来,就有些微妙了,他是否知道许若婉是父皇的棋子?”

郑泽信道:“大皇子不笨,若是知道些什么,就能明白若他参与行动,皇上大权稳定时立的储君也不会是他,他不会甘于如此。”

“那他为这件事出力讨皇上开心了,皇上也许就把皇位给他了呢。”小帅抓抓头。

赵荷荞摸摸他的头,“小帅你能想到这个就已经很厉害了,但是虎父无犬子,他们都不是想得那么简单的人。”

小帅脸红着不再开口。

“也许,”郑泽信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也许是皇上的有心安排呢?”

“哦?”赵河清示意他说下去。

“若是皇上连自己的儿子都利用,这就说得通了。许若婉小小太医之女,影响有限,还需要一些推波助澜,大皇子的**也是出了名的。”

“你的意思是,许若婉有事相求,他会帮,却不知道他帮的人其实许若婉背后的人。”

“对。”

“有道理。”

“大皇兄这里暂时不用管,真正要在意的是另外两方势力。”赵荷荞说的是第二个隔间和第三个隔间的人,“第二个人的长相我需要点时间画出来,小帅,你回去后立刻再说详细点。”

“好的。”。

“哥,我们先回宫吧。泽信,你也早点休息,明天来一趟。”

郑泽信立即点头。

赵河清见郑泽信这样听话的样子有些好笑。

一早,郑泽信做完晨练就动身前往皇宫。路上,一个身影冲了过来,他本想闪开却看到对方是许若婉,于是变成用手扶住,实际为挡住。

许若婉看到郑泽信,脸上的焦急转为安心,连忙拉着他躲在一个小摊后面。

郑泽信想看她打什么主意,跟着她偷看的视线望去,郑泽礼和郑泽义一边吵着一边找寻找些什么,他们脸上都带了伤。

郑泽信暗笑,果然打架了。

“婉儿你在哪?”

“闭嘴,婉儿也是你叫的!”

“你才闭嘴,明明是我先认识婉儿的。”

“婉儿送了礼物给我!”

“那天刚好你生辰!”

“你……”两人走远了还在吵着。

郑泽信站起来,觉得莫名,他其实根本不用躲的。

许若婉怯怯地望着他,大大的眼睛山雨欲来,好不委屈,“泽信哥哥,我该怎么办?”

郑泽信耐着心问道:“什么事?”

“昨晚泽礼哥哥和泽义哥哥打了起来,我怎么劝也劝不住,好不容易等两人收手了,没想到今天一见面又吵架了,我知道他们两人都把我当亲妹妹一样爱护有加,见他们为我破坏了感情,我感到好伤心,于是跑开了……”许若婉眼睛红了起来。

当亲妹妹?郑泽信可不认为她有那么单纯。平静道:“没事,兄弟吵架常有的事,你不用介意。”

“这怎么行,”许若婉拉着他的袖子,有些楚楚可怜,“此事因我而起,我不能就这么放下不管,泽信哥哥,你帮我。”

他不禁皱眉,当初自己怎么就没觉得眼前这人是那么的桥揉做作!

旁边的路人以为是郑泽信欺负了许若婉,纷纷投来责怪的眼神,他潜移默化地把自己的袖子抽回来,中肯道:“会好起来的。”他知道后来的事。

许若婉却理解成郑泽信应允了,高兴道:“就这么说定了,哪天大家出来聚聚,我们开解一下他们吧!”

“额……”能不能不要把他算进去。

不等郑泽信说什么,许若婉跑开几步回眸一笑,“泽信哥哥再见!”

郑泽信叹气,到了皇宫对赵河清他们说起这事。

连最懵懂的赵荷彩都这么评价道:“她脸皮好厚哦!”

几人笑笑,不置可否。

赵河清拿出赵荷荞画好的画像,放在桌子上,“泽信你看。”

“外国人?”

赵河清点头道:“雾蜀国的太子林迦叶。”

“雾蜀国是西边的大国,人口繁多,国土庞大,资源丰富,与我们这东边小国能有什么交集,堂堂一国太子就这么贸然地前往,于理不合啊。”即使上一世,他的记忆里都没有这个人,难道是皇上以某样条件作为交换想要得到旁国的帮助吗?

“林迦叶的风评如何?”赵荷荞问道。

赵河清道:“我曾游历过雾蜀国,当地百姓都对这个人赞不绝口,品行才貌没话可说,偶然见过一次,果然气度非凡。”

“所以正常来说,绛朱国国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可图的。”赵荷荞沉思着。

“这个,还需要查。”

“说说那第三个人吧,小帅你再形容一遍。”赵荷荞看向小帅。

“哦,”小帅皱着眉头回忆着,“那天我望过去,长相还没看清,就被对方的眼神吓了一跳,隐约间瞥见他的皮肤非常白,就跟这一样。”小帅指着桌上的宣纸。

“小帅,你再仔细想想,对方的耳朵、脖子是不是也这么白?

《重生之荷盼》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