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凤起莲殇》凤起莲殇免费阅读 立场倒换 凤起莲殇穿越文

凤起莲殇

玄幻言情连载中

《凤起莲殇》由网络作家抚长歌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元星,赤莲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夏郯离宫的事最终还是被皇后知晓,要不然整个皇宫今日也不会如此大张旗鼓。 宫中众多嫔妃都来送行了,只有七天前去了景德寺礼佛的萧贵妃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6 06:02:5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凤起莲殇》由网络作家抚长歌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元星,赤莲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夏郯离宫的事最终还是被皇后知晓,要不然整个皇宫今日也不会如此大张旗鼓。 宫中众多嫔妃都来送行了,只有七天前去了景德寺礼佛的萧贵妃

《凤起莲殇》免费试读

夏郯离宫的事最终还是被皇后知晓,要不然整个皇宫今日也不会如此大张旗鼓。

宫中众多嫔妃都来送行了,只有七天前去了景德寺礼佛的萧贵妃没有出席。

不过,她得知此事后,还是派人专程过来送来了她在景德寺祈福时为夏郯求的平安福。

平安福是个锦囊,锦囊里装着寺院里专供的沉香。

皇宫接过后,亲手给夏郯系在了腰间。

皇后终究是老了,当年美艳的模样虽然犹存,但还是抵不过岁月摧残。

两鬓已生华发,眼角处也带上了丝丝细纹。

夏郯看着自己的母亲,拥住了她,皇后的眼泪再也没有控制住奔涌而出,这是夏郯长大以来第一次拥抱她。

“你要好好听仙姑的话,在外照顾好自己,母后……母后舍不得你啊,郯儿!”

“母后放心,郯儿一定会不好自己的,你莫要为郯儿担忧,你也照顾好自己,等孩儿回来,还想吃母后亲手做的蛋黄酥呢。”

“你个小馋猫,就知道惦记母后的这口吃的。”皇后爱怜的抚了抚夏郯两鬓有些微乱的头发。

“那还不是因为母后手艺好,让儿臣不惦记都不行。”

他这样一说,皇后更是忍不住心中哽咽:“走吧走吧,你若是再不走,母后可就不放人了。”

夏郯抹去皇后眼角的泪,看向等在一边的赤莲、元星。

他又深深望了一眼仍在哭泣的皇后,最终还是离开他们身边,走向了未来那个不可预测的旅程。

三人上了马车,马夫架着马车缓缓驶离,夏冶拥着皇后。看着他们乘坐的马车慢慢离去。心里不禁感慨:儿子大了,也该往外飞了。

夏郯在马车上看着依偎为在夏冶怀中的皇后,大喊了一声“娘亲!”

听到声音的皇后震惊的看着越来越远的马车,往前走了几步停下,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了什么?

她的郯儿喊他娘亲。

皇宫是个无情的存在,哪怕是亲人,也只敢唤尊称。一句平常百姓家的称呼,在皇宫却是不敢奢求的。

尤其是夏郯与皇后,都是属于身份极其尊贵的人。

这一声娘亲,让皇后终于有了几十年以来的从没感觉到的亲情感。

夏冶看着他们母子,年老的他也终于明白了,有了家的国,才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存在。

马车越行越远,直至再也看不到双方的身影,夏郯才收回目,撩起帘子进入马车那,隐隐泛红的眼眶,证明他刚才哭过。

赤莲很是不解,只是远行五年而已,又不是生离死别,他们怎的如此悲伤?

此时的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与皇后的这次相见,成为了最后的相见。

等他们再次听到皇后消息时,皇后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还有,他们这段时间,一直想着去东冥山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一件事。玉玺的丢失,镇龙脉的破碎,到底是谁干的?谁又拥有这么大的能力能将龙族的镇龙脉化为虚无.....

赤莲不太会摆平情感的事,看着夏郯这副模样,她心里着急又不知道如何安慰。于是她冲坐在对面的元星眨眨眼,示意他去安慰安慰。

毕竟他是夏郯的心上人,说起话来,一定会比自己这个师父有用的多。

元星回她眨眼:要去你去啊!同性相斥,异性相吸,你去才管用。

赤莲:你这话什么意思?他喜欢的又不是老娘。

元星:你是他师父关怀他是应该的。

赤莲:你还是他夫子呢,你是他夫子,你还是……?

“你们眉来眼去够了没有?”

两人眼睛抽筋般互动的热火朝天,夏郯冷着一张脸看着这两个丝毫不避讳他,当着他面儿就开始眉来眼去的人。

两人迅速低下头,好歹也是活了不知道多大岁数的神仙,这回竟然不敢看一个还未成年娃娃的眼,简直有损神威。

“现在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我在这里打扰到你们了?”冰冷的语气夹杂着寒霜向二人袭来。

“那啥?我们也是担心你。”赤莲攥着衣角小声说。

“是啊太子殿下,我们也是第一次见你这样,这不正愁着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吗?”元星随着。

“我本来想着让元星来安慰你,可是他非让我来。”

“我这不是想着你们师徒二人比较亲近,我来不合适吗。”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亲近了?明明是你们比较亲近好吗?”

“我两只眼睛都看见了,不仅看见了,我的心也感受到了。”

“你那破心肯定是又罢工了。”

“他罢工了我还能活着?要不要掏出来给你看看它活得多健康?”

“你掏呀!”

眼见着俩人就要打起来的架势,夏郯揉揉被吵的脑仁生疼的额头。

“够了!”他的一声怒喝让俩人纷纷闭嘴。

看着俩人之间的互动,要是说他俩之间什么都没有,鬼才会信。

夏郯突然觉得马车里的空气变得很闷,让他有些快透不过气来。

于是他便出去坐在马车架上,吹着春日的凉风,他总算觉得好点了。

马车内的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夏郯明明平复了的心情,为什么又会变得如此暴躁?

而且夏郯一向是个非常沉着冷静的人,什么时候变得情绪这么阴晴不定了。

再一想,他这刚跟家人分开,他们两个刚才吵得属实有点儿太过,赤莲撇撇嘴。“元星,都怪你。”

唉,元星翻了个白眼叹口气!

啥也不说,都是他的错。这男人,果然就不该跟女人争吵,因为女人都是不讲理的生物。

元星去了外面,马车足够宽敞,元星挨着夏郯坐下。

“你要是为难之处,可以跟我说说。”

夏郯不语。

元星静默片刻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又折回了轿内。

夏郯苦笑,他该怎么说?难道说看到他跟师父在一起,他的心里就莫名的觉得不痛快。

呵,自己都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很可笑!

马车行走在郊外的官道上,夏郯看着这沿路极美的春日风景,心中突然觉得怅然若失……

《凤起莲殇》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