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石溪竹》南石溪装饰材料城 强攻 石溪竹娘受

石溪竹

现实连载中

主角是章二利,张尧的小说《石溪竹》此文是源洪亮原创的现实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叶落知秋。四队马车老板张和仁赶着生产队菜车去城里卖菜,跟车的是章二利,他坐在大白菜上面。在不停的奔往城市里的路上,他尿急了,竟懶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26 00:06: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章二利,张尧的小说《石溪竹》此文是源洪亮原创的现实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叶落知秋。四队马车老板张和仁赶着生产队菜车去城里卖菜,跟车的是章二利,他坐在大白菜上面。在不停的奔往城市里的路上,他尿急了,竟懶

《石溪竹》免费试读

叶落知秋。四队马车老板张和仁赶着生产队菜车去城里卖菜,跟车的是章二利,他坐在大白菜上面。在不停的奔往城市里的路上,他尿急了,竟懶得停下车去……

在市内铁西菜站验等划了价之后,按照分配,运送去副食品商店。

张和仁赶着大骡子车,在马壮街副食品商店门前停下了脚步。那商店主任出来接货,章二利又憋尿了,他冲赶车老板喊道:“和仁哪,吗沒粮了,今早喝了一肚子稀饭加白菜汤。”说着,他乘机跳下车就跑到一个小巷子里。

张和仁等久了,正纳闷,才见章二利一瘸一拐狼狈的样子回来:“你让人揍了?走,你领我去找他评理去!”

“不行了,那只能是再让他们揍一顿,我和他们争辩了,结果又多挨了几个单风灌耳,说这就是理。”

大约在半个月之后,章二利伤口见好了。他在想:人家给我见了点红,说明我不如人家,最启码来讲我在村里应该是有头脸的吧?可我的出路在哪里呢,没有文化,不懂事理,小时扫盲我没参加真后悔呀。但是,也不单是文化问题,我不是很聪明啊,但是我不想平庸,我想说上可呀,哎,有那么一句话,进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必须跟有前途的人混!对呀村东头小学校的史珍香干得很出色,我常接近她可以开化学到一些发展自己的智慧。

他突如其来地拉开了史珍香家的房门,史珍香在洗夜服,冷冷地看着他:“有事呀?”

“啊,没事儿,路过这儿我就到屋坐一会儿了。史主任,在村里我最崇拜的就是你了。”

“坐吧。”

“呵,呵呵,史主任对我印象是不太好吧。”

“这不是我对你的印象,是村里人对你的印象。”

“这,我就是来向你求教的呀。我看不见自己的缺点,只能看见别人的,我不生气,就请主任将我的全部缺点说出来,我好知道以后该怎么做呀。”

“看你倒是很恳切,可是,你见过能随便指出别人缺点的人了吗,你好你坏与我有关系吗?夸赞你两句敷然了事,不是大家都好吗。”

“不是呀主任,这夸奖的背后我觉得不是味,我在家里外头听见的都是夸夸我的话,可是总觉得周围背地里都在指指点点我呀,我自己感觉就象过街老鼠一样了。你看我一进屋来你的态度就已经代表了村里人。你现在就是骂我也不生气。”

史珍香十分爱听章二利这句话,说她代表了村里人。她这才稍转变点态度:“人家都叫你章二驴,你作事不动脑子,只会驴驴哄哄的,不忠不孝没正事撞猫蛋,还怂恿你那家中哥哥章大偷商店里挂卖的年画,我听说他家祖辈喜欢收藏画?已经有不少的老旧书画。你,很喜欢明着就干坏别人的事,以此为乐趣,不论老嫩沒小没大,跟谁都谤道,不得人心你说你还能行吗?”

“这我,我是想让村里人注意我。我明白了,不同人要不同对待,分清敌友,弄清人情世故。我要得人心才能有出息,出人头地是吧?”

“那你想得谁的人心呢……”

“明白,我明白了史主任。我会常来求教,你不烦吧?”

史珍香望章二利背景在想:这么沒头脑的家伙也想步月登云,不过倒也会有犬马之劳的吧!他倒也对我有益无害,学校是村里的,我也需要村里的支持呀,因为了我为生活方便,不能去别的村小学上班。我嫁到了杏花村张家大户,在别的村就没有这个势力了。也难得他章二驴子拿我当回事,只可惜他没什么文化,不能拽进学校来任教哇。

离开了史珍香家,章二利奔堂兄章大家来了。他不敢进院子,怕大爷爷出来见头骂头见尾骂尾,骂他带坏了自己的孙子章大。于是他只能用暗号联系,一声击掌,章大便出了宅院。章二利很严肃地告诉他:“现在你偷画的事暴露了!人家还说你家有什么不该有的画……”

章大懶胆小怕事,他非常崇拜和相信堂弟章二利。他欣赏二利弟有新花招新花样打发无聊。他回到自家,将一箱子的书画抱出街门外,打开箱盖拿出几本点然:“它吗的旧书不爱着火呀,还是古画卷爱起火。”他又从箱里拿出一卷卷古画点燃。章大懒的爷爷一瘸一拐地跟出来:

“小兔崽子,那都是祖传的东西呀!”说着举棍子就打,章大懶不服气:

“爷爷,你干啥,我弄来的新画都烧了,你这都这么旧的了还留他干啥……”说罢他将火种扔进了木箱子里……

“你***……”老爷子举棍追打他。整个木箱倾刻化为灰烬。

章二利一直在分析着史珍香的话意,“你想得谁的人心呢?”他终于想到了史珍香是在暗示自己,要得她的人心。他知道张尧校长是史珍香的对头,陈常全是张尧的舅舅,是张尧累赘。找陈常全的茬儿可以施加压力给张尧,这样就讨好了史珍香。他带头,几个人进了陈常全家,叫陈常全背上修鞋的箱子,跟他们去大队部院里。小学生初建涛和李实跟随其后。

陈常全面向章二利:“这,我们两家没怨没仇哇,给你家修鞋我从来沒要过钱。你家老爷子活着时,我杀年猪都请来家吃杀猪菜,用钱都借给。”

“别整那沒用的了,我爹也给你家送过杀猪菜血肠呢。我爹要是还活着,我也要一事同人,揭他无原则团结,你就别废话了!”

还有修鞋的、磨剪子的、崩苞米花的、理发的、都被章二制弄到了大队部的院内,将他们的工具用汽油烧毁。

这一日,史珍香走在去村东头小学校的路上。经过一家门口,她踩着篮花瓷碎片向院中望了一眼,想到了章二利这几天的消息,暗自得意。进了校办公室瞅了一眼张尧的桌位,平添了一分得意。她甩怪话给张尧听:“你听说了吗,赵文清辞职不干了。另外,你应该多关心关心你舅舅陈常全呀。”

下雪了。少年初建涛和李实听说三生产队今晚开会,便去看热闹。见队部灯光明亮竟无几人,走近才知,原来是张玉成、张玉斌、王文禄先到了,他们已将队部打扫干净,静等着社员们开会的到来呢。初建涛冲他三人喊:“社员都还没来呢,你们三个都出去!”

雪在下着,队长孙庆文到了小队部:咦,这怎么回事不在屋里呢,这三个人是分队时我要过来的,那是为了发展生产。一个是种地好手张玉成、一个是会木瓦匠和焊洋铁壶的王文禄、那个是非常受使唤的张玉斌,以往晚上开会,挨家通知社员都是让他白跑腿不给工分。一年到头让他们多干不少活:“你们在这干什么呢,进屋呀?”

“我不听你小孩子的了。”王文禄三人这才跟孙队长进屋了。眼巴巴看着被队长将人领进屋去了,李实望着初建涛:

“不服我们小孩便谊他们了。”初建涛想出了点子:

“对了,学校史主任让我们宣传,明天晚上见,让他睡不好觉!”

第二天晚上几个小同学很得意从王文禄家走出来后,胡志嚷了起来:“哎?不对了,归根结底是咱们的呀。”

晚上章二利又来到了史珍香家,这回史珍香对他的态度一反常态:“这么闲呢快请坐,你看我这这屋子里弄得乱七八糟,一进门便是家庭妇女了。”

“嗨,谁家不是这样呢。”

“没想到二兄弟很有潜力,过去嫂子错看你了。”

“不就是一个张尧吗,凭我常拿他舅舅陈常全说事,他也提不起来了,你就放心吧。”

“你呀,还应该多学点文化,多看看报纸什么的,提升自己的素质,至少要扫个盲。”

“我行,写信看报都没问题,今天看了一个参考消息,铁托和南斯拉夫打起来了!”

这时,史珍香的丈夫张来兴回到了杏花村。他一进了自家街门,便看见屋里灯下有男人,待仔细观察是二流子章二利,他很不高兴,便冲忙进屋:“这是……”;史珍香纳闷问道:

“你怎么回来了?”

“哦,不是时候哈。”

“说啥呢,我在小学受张尧的气,你不在家,你哥张太兴也不管,都是二利兄弟在帮我,二利现在是村干部了。”

“哦,谢谢二利弟了,我回村了还请多多关照。”

“没说的,明天优属会餐你就参加吧。那什么我得回去了,几个哥们还等着我呢。”

送走了章二利,夫妻回到屋中,两人先是久别重逢的爱慕拥抱,之后史珍香便问:“分配的工作很好哇,你还回去吗?”

“回不去了。”

“是不是恋家丧志呀,你的条件又不能带家。”

“不是别问了,我回不去了。”

“嗨,你这个师范书白读了,还不如你哥张太兴大学历史系了,人家读书时吓魔症点,现在好在还能在中学任教呢。也好,那小队种地的累人活,你也干不了哇。在大队部里能混个差事还不错。哎,这你就用得着章二利了,他正向大队部赵文清发难要位置呢。”

石溪竹和赵月环谈话:“赵叔在村里干得好好的,就连我们小孩子的画,他都很欣赏支持,他是最好的人。他不能把村里的权力让给章二利呀。”

“爸爸不知是嘴破了还是怎么了,吐过血了,他太累了,歇下来也好。”

赵文清家里,女儿赵月环心疼父亲:“爸爸,你不要在乎章二利,不能给他让位。他不懂管理不懂生产,让他管理村大队部,社员们就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嗨,又多了一个张来兴,找我的毛病。我不让位置给他们,就得为他们提供经费,现在村部我说了不算了。上哪弄去呀。这就

《石溪竹》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