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轻疼 激H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同人女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刘一山,启元的小说《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此文是一缕葬花魂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雨樱看着他说:“我不说话,就是在想什么吗?” 雨樱看着船外平静的水面,月光下可以看见小船划过水面时所产生的细纹,深深的,越远越浅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14 00:05:2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刘一山,启元的小说《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此文是一缕葬花魂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雨樱看着他说:“我不说话,就是在想什么吗?” 雨樱看着船外平静的水面,月光下可以看见小船划过水面时所产生的细纹,深深的,越远越浅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免费试读

雨樱看着他说:“我不说话,就是在想什么吗?”

雨樱看着船外平静的水面,月光下可以看见小船划过水面时所产生的细纹,深深的,越远越浅,她忽然就想划一划船了,便站起来,朝船头走去,从侍卫手里接过船桨要划。

一山也站起来走到船头,说:“我来划吧。”

雨樱将船桨抢在手里,“不!我就是要自己划。”

“你不过图着好玩,不知道里面的技巧,其次,这划船也是个力气活,你小胳臂小腿的,不行。”

雨樱求道:“不!你就让我试试吧!划个船而已,何至于就有万般的难?”

一山依了她。

雨樱将那船桨举在手里,其实划船也很简单嘛!先举起来,然后再撑下去,再举起来,再撑下去。

只是拿在手里有些吃力,船桨探进水里往底下划的时候,好像这水是固态的,像用刀子很吃力地在切一块冰糕,等把船桨举起来的时候,不光船桨很重,水也好像有吸力,在把船桨往水里拖。

雨樱停下来,甩了甩自己的手,心想:“要天天这么划,我的手肯定要破皮了!”

一山见她这么划,船一直停在原地,船头也偏了,有点要打转的趋势,便伸手去拿雨樱手里的船桨:“我帮你划吧,你看你,手都破了。”

雨樱纵然觉得手痛,也不想让刘一山帮自己划,两人便就着那船桨争执起来了,船头摇晃起来,雨樱忽然脚一痛,整个人扑通一下便掉进水里了!

小巧的身子在水面砸起巨大的水花,只不过一会儿,便消失不见踪影了。

一山眼见着整个事态的发生,他伸出手去抓她,一缕衣襟在他手里滑过,他还没来得及抓稳,雨樱就这么掉进水里了。

“雨樱!”一山看着不见人影的水面,惊恐地叫了起来。

温凉的池水灌进雨樱的耳里,四周黑黑的,她感觉不到光明,好像又回到游泳池里了,在水池里沉浮。

身上的曲裾很重,沾了水的重力,把她往最深的黑暗处拉,连挣扎都来不及。

“雨樱!”

好像有人叫她的名字?她听见了,想要游,身上的环佩却成了她的累赘,她想要解下来,酒池的水却增加了系绳的摩擦,动起手来要比在水面上困难十倍!

平静的水面下,一股暗涌突然向她袭过来,雨樱只觉得身子不由自主的在水中荡漾了一下,她的两手上下浮动着,慢慢的向上升去、、、、、、

夜空下,那条长得像乌篷船的船只附近聚满了手忙脚乱的人,一山浮在水里,他没有找到雨樱,刚在明明看在水里有闪光,那是雨樱头上戴的黑晶石,可是怎么忽然又不见了?

“快!快!快!快!找到没有?”宫里的寺人相互指挥着。

“你们那边有没有?”

“我们这边没有!”

一条条长杆像打捞尸体似的在水里乱戳,宫里的侍卫们光着膀子跳进了酒池,一会儿沉,一会儿浮,都没有人找到雨樱。

一山又一头潜进了水里,再次上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有点体力不支了,

“丞相啊,你还是歇一会吧!这里这么多人在捞想必雨樱贵女一定会被救起来的。”一个仁慈的老寺人蹲在船头对眼睛还在四处张望的一山说道。

另一边,雨樱像一条美人鱼一样上了岸,这次上岸简直耗费了她大半的体力,连站也站不起来了,特别是她两只胳臂,简直快废了。

雨樱伏在岸上,浑身湿漉漉的,只听得远处有人的喊叫声:“喂!你们找到没有?”不知道是谁说的,灯笼火把亮了一大片。

雨樱很清晰的看到刘一山像疯了似的喊叫着:“给我仔细的找!要是雨樱贵女出了事,我要你们全都人头落地!”

他站在船头,在火把的映照下浑身湿漉漉的,像刚从水里起来,一颗颗水滴像珠子一样在他身上落,啪嗒啪嗒!

另一处,启元的周围围着很多百官公卿,他皱着眉头看着被众人围着的周新颜,怎么还没醒?

宫人拿了碗醒酒汤,可是周新颜是晕了的,又不是真的睡了,怎么喝?他心里有点犯难,接过宫人端来的醒酒汤要亲自喂。

旁边的御史中丞说了一句:“司直还真是体贴呀!”

“呵呵呵呵!”他很尴尬的笑了一两声,“那当然!”

“不过这人醉了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御史中丞又说了一句。

乖萌宫里灯火通明,雪白的纱帐的高高挂起。

“那只能说明他醉得很特别。”启元一副我说的全都是对的的样子说。

乖萌宫外突然有些动静,一个侍者匆匆跑进来对着启元耳语了几句话,启元眉头一皱,顿时觉得自己应该拖延一点时间。

雨樱躲在阴暗的转角里,看着刘一山不停的在水里找她,她本来想自己悄悄地走了,让刘一山爱怎么找怎么找,反正也不干她的事,可是看着刘一山这般疯狂,心里微微的有些软了。

“雨樱!雨樱你在哪儿啊!”刘一山又跳进了水里,雨樱看得心惊肉跳的,想着他何至于此?

她的唇微微咬着,犹豫了一下,举起手来朝那人声噪杂的光亮处喊道:“欸!我在这儿!”

水面上的人刚开始还没反应出来是谁,只知道那拐角的暗处有人在叫。“谁?”“谁!”

雨樱挥着手,又叫了一句:“我在这儿呐!”

一山从水里浮出来,一听见雨樱的声音,便上了岸,急促地朝声音发出来的方向跑去,他的身上,环佩叮当乱响,可还是没有他的心急:“雨樱!雨樱你在哪儿?”

宫中的寺人和侍卫举着灯笼和火把也跟了过去。

雨樱伏在那带水的酒池边上,身下的汉白玉石阶一级一级的往水里探去,摆放着她那尚在水中的裙尾,光亮渐渐朝雨樱靠近,一山一见到她,便急忙抓住她的肩膀,胸腔里的那颗心此时终于稍微安稳了下来。

雨樱正要说话,一双有力的臂膀便把自己揽进了一个噗通有力可是却湿漉漉的胸膛,“雨樱!雨樱你吓死我了!还好你没事!”

“我又不是快死了,你又何必这么叫我?”

雨樱游上岸来,浑身的力气都用了大半,现在虽歇了些,力气也是在恢复不过来,只觉得手痛脚痛!

“怎么样?你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好?是我不好,没有把你抓住。你可有哪里受惊了?”一山仔仔细细的看着雨樱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深怕她哪里受了伤可是又不说,他的手很温柔地把雨樱脸上的水珠抹干净,忘了自己也同样湿了。

雨樱一直看着他,看着他这般紧张自己,心想:“我要是不说话还真是对不起他了。”

“我、、、、、、我没事。”雨樱轻轻的开了口,“刚开在水底,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见,又有暗涌,水里也不太平,我只能一直朝重力相反的方向升、、、、、、浮出水面的时候就在这儿了。宫中素来只有皇后一人,纵然殿阁屋宇众多,也无人居住,所以也没人发现我。”

一山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我还以为你讨厌我,所以故意不肯出来、、、、、、你刚才掉进水里怎么也不见你挣扎?像块石头一样直接沉下去了,真是吓死我了!”

“哦,”雨樱看了眼自己的衣裙,“我穿得是纱裙,有些透,就多穿了几层,轻薄不透,夏天穿很凉爽,可是一旦沾了水,就重达千斤了,我掉进水里的时候也感觉自己好像穿了件铁衣似的,要不是我擅长游泳,还真是逃不过这一劫。”

雨樱捏了捏自己的胳臂,忍不住叫了出来:“啊!我的胳膊!”只有一个字,就是痛!

一山连忙把她的广袖挤干净水,又要去动她的曲裾。橙黄的灯光下,变得橙黄的下裳紧紧地贴在雨樱的腿上,一山一搬动,雨樱便很痛苦地叫了起来。

“怎么了?”

“腿疼!不是——脚疼!”雨樱疼得闭了眼,手指头一直指着自己的脚。

“哪儿疼?”一山有些紧张,把她的腿抬到了自己身上,要看看哪里受伤了。

“脚踝!右脚脚踝!”

若不是周围人多,一山真想把她的鞋脱了,看看到底怎么回事,现如今也只能给她揉揉,看会不会好一点。

雨樱把自己的脚收起来,脸上红了一片:“男女授受不亲,丞相可否找些宫女送我回去,宫门森森,雨樱也不想麻烦别人,还是想早些回府、、、、、、”

一山见她颔首低眉,目光楚楚,也知道她素来见外,原本着急是想抱她回去的,听她这样说也只好叫了几个宫女,帮雨樱借了间宫室把衣服弄干了些,方叫人送她回去了。

夜色深沉,雨樱的马车迅速离开了宫门,一山站在原地,只是看着。

启元走到他身边,看着张雨樱离去的马车,有些责怪地说到:“我说你,我也算给你制造了个机会,你怎么连个美都没救到?”

“哼、、、、、、你倒是什么都知道。”一山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说道。

启元也看着远处行驶的马车,“我们是一边的嘛!”

一山不说话,只是远远的看着雨樱的马车消失在黑暗里。

高室广宇,橙色的青铜连枝灯隔着纱帐望出去显得有些朦脓,雨樱躺在干净舒爽的床榻上,身体的每一颗细胞都舒展下来了,她想入睡,脑海里却总是想着刘一山为她着急时的模样,想着他一个人好像失去了所有似的找着自己,心里就顿时有些乱。

第二天早晨,雨樱又是很罕见的起得很早,她把自己埋进水里,像一个孤独病患者一样蹲在游泳池的一角——她能闷很长时间。

游泳池的水清冽而不平,偶尔有几个泡泡从池子的一角冒出来,雨樱蹲在角落里,手紧紧的捂住口鼻,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 免费阅读章节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