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妃上不可》妃上不可小说 完整版未删节 妃上不可弱受

妃上不可

现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妃上不可》的小说,是作者闻情解佩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锦言从地上站起,轻声说道,“我回房收拾下东西,你

|更新:2021-01-11 20:02:2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妃上不可》的小说,是作者闻情解佩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锦言从地上站起,轻声说道,“我回房收拾下东西,你

《妃上不可》免费试读

锦言从地上站起,轻声说道,“我回房收拾下东西,你们且等我一会。”

“慢着,皇后娘娘的口谕,限闻素语即刻进宫,不得有误。”送旨太监说话并不看着锦言,而是仰头看天,那种目中无人的轻狂劲却更叫人退缩,然太监又说道,“姑娘,您还是快些跟我走吧,皇宫之大,还能缺什么呢?”

锦言默默思略,蓦地转过身,跪倒在闻步青与沈蕊洁面前,“爹,娘,孩儿这就去了,二老多保重……”起身离开,率先出了闻府大门。

身后便是闻步青的老泪纵横,沈蕊洁的嚎啕大哭,宾客们面面相觑,仿佛在看一场生离死别。

锦言上了太监的小轿,行至宫门前,轿子突然被拦截停了下来,锦言听见有太监急急上前说道,“钟离将军,这是皇后娘娘手谕。”

“轿子里是何人?”声音威严而又谨慎,出言相问时,一点没有因为是皇后娘娘手谕之事而有所退缩。

“这是皇后娘娘入宫前,在闻府的贴身丫鬟,得太后批示,才得入宫的。”

锦言不知道太监为何如此说话,未等多想,便听到钟离将军说道,“即便是皇后娘娘要的人,本将军要仔细搜查,这是规矩……”

锦言的轿帘蓦得被人掀起,一张俊朗的脸便在眼前,来不及回避,只得低下头,不再与他对视,只是身前的轿帘迟迟未被人放下。

“钟离将军,皇后娘娘还等着奴才带人去交差呢。”

钟离将军细细看了锦言几眼,不甘得放下轿帘,不确定得问道,“她真的只是皇后娘娘的丫鬟?”

“是……”

轿子起行,入了宫门,便在一旁停下,太监掀起轿帘,“姑娘,下来吧,随奴才走吧。”

锦言未曾来过皇宫,这下只见亭台阁宇,大气巍峨,虽极尽奢华又不靡俗,真真就是九阙天宇,这座凝固历史的宫殿不知承载了多少宫廷变迁和人世沧桑。

前面太监急急前行,锦言只能跟在后面疾步跟着,无暇顾及奇树古木意境叠出的景色,匆忙行至皇后所居澄瑞宫,一路上宫女太监众多,看到锦言不是宫装都显出诧异之色,不过只是一瞬便低下头匆匆而去,与几无关之事不能多看多听,想在宫里生存,便要这样。

澄瑞宫是皇后的居所,极为奢华,太监引至宫殿内,有宫女迎来上来,“秦公公,劳烦你了,这是皇后娘娘赏的。”说罢塞给他一锭金子。

那秦公公也不推让,把金子塞到怀里,便说道,“谢过兰舟姑娘,这下总算可以交差了。”

“慢着……”

兰舟喊住秦公公,看了锦言一眼,脸上都是嘲讽与不屑,移步至雕花木架前,上面放满古瓷珍玩,兰舟随手拿起一个花瓶便往地上摔去,这下连秦公公也摸不清头脑,一时愣在那里。

“兰舟姑娘,你这是……”

“皇后娘娘说了,这个丫鬟初来乍到,不懂宫中规矩,打坏宫中珍玩,现发落到浣衣房。秦公公,有劳您了,把这个丫鬟送到浣衣房吧。”

“你好大胆子,竟然如此对我?你可知道我是谁?”

“你是谁?兰舟当然知道,娘娘说过了,不过就是府里的一个丫鬟而已,在这宫中,不受皇后娘娘的抬举,你这个家生的丫鬟,便连次等宫女也不如!”兰舟说完有些得意,锦言这下明白,兰舟是故意为之,不过她敢这么做,便是素语的授意。

“叫她出来,我要见她。”

兰舟不屑得说道,“你以为你是谁?今时今日,想见皇后娘娘哪有这般容易?皇后正在吃斋念佛,近日不会出祠堂一步。我劝你,识相还是随秦公公去吧,否则明日宫里有没有你这个人就是两说了。”

秦公公看不出其中端倪来,可是也慌了神,拉着锦言离去,路上说道,“姑娘,我不知道你与皇后娘娘到底是何恩怨,眼下还是保住小命要紧。”

“秦公公,皇后娘娘遣你去闻府要人进宫,真的是点名闻素语吗?”

“姑娘,这个还有假?借给我两个胆子,我也不敢乱说呀。快些去吧,这过了晚膳时辰,只怕浣衣房的管事便不能安排你住处了。”

锦言苦笑,究竟为何,素语与自己虽不和气,但也从不曾如此相待,百思不得其解,随着秦公公到了浣衣房。

浣衣房的管事云姑,斜睨了锦言一眼,不冷不热说道,“这又是哪个宫里的?长得小模样倒是娇俏,怕是那个妃子碍了自己的眼,才送过来的吧?”

秦公公倒是对云姑毕恭毕敬,回道,“这是澄瑞宫的宫女,失手打坏了皇上赐给皇后娘娘的花瓶,才被发落到此间的。”

云姑冷哼一声,“想不到连皇后也是一般模样,宫里容不得俊俏的女子,我倒瞧我这浣衣房里的女子,只怕比当今皇上宠着的妃子都美艳几分。也罢,既然来了,便在这安心住下吧。”

秦公公似是不敢留在这浣衣房,把锦言送下,没几句便离开了。

云姑把锦言安置在一个阴暗的屋子里,昏暗的灯光下,锦言看到里面已经住着四个女子,靠墙的一个女子极为瘦弱,斜斜得靠在榻上。

“这个时辰了,已经过了晚膳,我叫绿屏给你找些吃的来。”

那个女子闻声站起来,一言不发,便走了出去。等她回来时,云姑早已离去,绿屏塞给她几块干饼,便又靠在床榻上不出声了。

“这个时辰了,已经过了晚膳,我叫绿屏给你找些吃的来。”

那个女子闻声站起来,一言不发,便走了出去。等她回来时,云姑早已离去,绿屏塞给她几块干饼,便又靠在床榻上不出声了。

锦言拿着着干饼,食不下咽,不知与她们如何搭话,一时便僵在了那里。突然,角落里传来一声尖利得冷笑,“来了这个地方,有东西吃便不错了,还想要什么锦衣玉食?”

另一个女子走了过来,随手把一床薄被递给了锦言,说道,“云姑既然没有给你安排床铺,我们姐妹也不敢让出床铺来给你,这床棉被你裹在身下御寒吧。也不要怪绿屏,我们浣衣房的人微言轻,即便是还有剩饭,也不会给我们的,御膳房的人最会看碟下菜了。”

那个尖利的声音再度响起,“西楼,你跟她多说什么?想谁来着浣衣房不要吃几日苦头?我来的时候,连这干饼也吃不到的。”

叫西楼的女子叹口气,说道,“烟翠,你少说几句吧,来这浣衣房的女子,谁不是有万般苦楚?姐妹们相互扶持一把吧,这样才能勉强度日,否则死了也比这个强。”

叫烟翠的女子也缄默了,一时之间,这个昏暗的屋子陷入了漆黑当中,烟翠小声说道,“大家别出声,那个恶婆娘又来了。”

屋外有个破锣嗓子大声喊道,“都是些贱骨头,快些熄灯睡觉,明天还要不要早起干活?堆了那么些衣服,难道不用洗了吗?”

等声音远了,烟翠才骂出声来,“恶婆娘,母夜叉,我咒你明天吃饭咽死,走路摔死。”

“烟翠,够了,别生事了?难道你忘了前几日你才让她毒打过?”西楼恨铁不成钢的声音响起,别不再有人敢说话了。

锦言茫然站在那里,手里太拖着西楼塞给自己的薄被,实在有些乏了,才拥着薄被靠在墙角不知不觉得睡了过去,一夜之间不知被冻醒了几次。

《妃上不可》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