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千金在下腹黑 第二十四章 不是很在意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网盘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千金在下腹黑 第二十四章 不是很在意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网盘

发布时间:2020-08-14 00:07:16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一缕葬花魂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由一缕葬花魂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一山,启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张简不是很在意,“人总要从不熟悉到熟悉,不能总是偏安一隅。再说长安我们也熟啊?爹从前做郡守,每隔三年便要来长安述职,爹每次都带着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在线阅读<<<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免费试读


张简不是很在意,“人总要从不熟悉到熟悉,不能总是偏安一隅。再说长安我们也熟啊?爹从前做郡守,每隔三年便要来长安述职,爹每次都带着你的,你还没玩过?”

“这不一样!”雨樱心里有些闷闷的,生气!

躺在床上养了几日,每天看到的都是陌生的侍女,心情一点也不爽,可是说实话,这些侍女虽然陌生,侍候起来却跟玉碾她们没什么区别。

自雨樱腿坏了一直躺在床上,她爹就没允许过谁来看她,说会影响她的形象,偏这一日,刘一山来了。

雨樱有些不想见他,想不通她爹为什么让他来看她。

右侧洞开的巨型窗户像一个挂在墙上的巨型画框,把窗外风吹林动的绿竹框在里面,雨樱斜靠着窗户,细风微微吹动着她头顶的一丝碎发,眼睛看着窗外,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像一个安静的小孩守着一幅画看。

一山坐在塌边,“你的腿可好些了?”他的话还是犹如清风拂面,雨樱对他其实也不是很恶心,点了点头,“嗯。”

一山柔声道:“以后还是要小心些,你一个女儿家,做什么身旁都要有个人才是。”

雨樱有点怪他多管闲事,嗔怪道:“我要做什么,难道还需要丞相大人来教?”

“我不是这个意思。”一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多说也是无益的,看着雨樱惑人心神的玉面,不由得微微红了脸。

雨樱最讨厌的就是刘一山一直看着自己了,于是就地取材,拿了一颗放在她旁边的紫玉葡萄,轻轻一弹,弹在刘一山脸上了。

一山只觉得脸被什么亲了一下,恍了下神,看见落在地上的一个紫玉葡萄,雨樱捂着嘴,看着他嗤嗤地笑了起来。

“你真淘气。”他的声音永远都朦胧着一种雾气,让人听着不真切,像做梦时人说的话。

一山拿了一颗最圆最大颜色最深的紫玉葡萄,轻轻地把皮剥了,送到雨樱嘴边,那深紫色的果皮像熟透的花瓣一样耷拉在一山秀气的手上,开出一颗浑圆剔透的果肉,立在正中央,一层紫色的经络生长在果肉上,像一个美女子穿了一件紫色亮丽的华服,还没入口,便让人闻到它的清甜。

雨樱轻轻笑了一下,脑袋往后靠着说:“我不喜欢别人给我剥的葡萄,我喜欢自己剥自己吃。”

说完就拿了一颗葡萄直接扔自己嘴里,满嘴甜蜜的把果肉吃完了,只剩了葡萄皮在嘴里呆着,便拿了旁边放着的白瓷盘,把果皮吐在了上面又放了回去。

一山见她不吃自己给她剥的,便把手里的葡萄放下了,问道:“你这几日除了腿不好,可还有其他的地方觉得不舒服?”

“当然!我刚摔下来那会儿全身都痛,现在我的背还疼呢!”

“那是摔疼了。”

“、、、、、、”

“可有对医工反应?治了吗?”

“丞相不是专业的医工,这些问题还是别问了吧。该治的,自然会有人帮我治,用不着丞相操心。”

“那我帮你捏捏骨头,看它好得怎么样了。”一山又要帮她看病,雨樱表示很无语。

他的手指纤长柔软,很干净,轻轻地顺着雨樱绑着纱布夹着木板的腿划了划,手指头像弹琴似的触了触,雨樱觉得有点痒,她的伤口已经在愈合了,微微的还有点发热,若是把纱布、木板都拿掉,用超长摄像镜头照着,她该是会看到自己的新肉是怎么长出来的吧?

雨樱觉得刘一山有些好笑,她的腿缠着厚厚的纱布,上面又夹着木板,怎么就能摸到骨头呢?

“丞相会仙术?”雨樱几根手指压着自己已经上扬的唇。

一山笑了,有些羞涩,“我会仙术就直接让你好了。”

“那你怎么摸我的骨头?”雨樱的眼睛显得有些古灵精怪。

一山把手收回来,眼里温柔的看着她,“我是太急了,想着你早点好。”

“我还以为你吃我豆腐呢?”雨樱把脸一扭,赌气似的看着窗外。

一山一听,心里有些小悸动,“我、、、、、、”他的嘴里像含着一个小泡泡,一不小心就要破,手忽然不知道该放在哪里,看见雨樱的小手卷曲着撑在床榻上,被那带着红缘的浅粉色衣袖遮挡了一部分,露出的手指犹如百合鲜嫩的鳞茎一般美妙,一山不知怎么了,手就伸过去捏着了。

雨樱吓了一大跳,惊恐地看着刘一山,“丞相想干什么?”

雨樱一下甩开他的手,小巧的身子瑟缩在墙边,用被子给自己盖得紧紧的,一直死死的盯着他,好像他即将要做什么危害她的事。

一山也意识到自己的无礼,有些羞愧,“我、、、、、、我想给你把把脉。”

我才不信!

雨樱仍然保持警惕,嘴里说的话也有些冲了,“丞相来得也久了,还是快回府上去处理公务吧。”

一山的神情,带着清晨薄雾般的朦胧,他轻轻的说道:“我把事情都给司直处理了。”

雨樱又想起那只大红鼻子了,脸上一脸的嫌弃,“他能处理得好吗?”

一山解释道:“他是司直,本就能代替丞相职务的。”

雨樱反问:“那你干什么呀?”

“我、、、、、、”一山红了脸,“我想守着你。”

雨樱皱着眉头,很无情的说:“丞相是丞相!守着我做什么?还是快回去吧!免得以后说我耽误了你!”

“可是、、、、、、”一山很艰难的把那几个字说了出来,“你知道我喜欢你。”

雨樱听了,心中不以为意,很无情的说:“然后呢?你想让我怎么样?你觉得你感情付出了你就有回报吗?那那些炒股失败跑去跳楼的人怎么办?把自己的全部身家家当都抵进去,最后被套劳了还不是自己跳楼?有看到谁拿着大刀闯进高楼大厦砍人的?农民伯伯种了粮食还会歉收呢!你不过是自以为是的以为你付出了,然后你就想得到完全的回报?怎么可能!”

一山楞了一下,不知道雨樱会这样说,他已经明白了一些,虽然他并不知道什么叫“炒股”,但是凭着他的高智商,基本上已经猜出来了。

“我、、、、、、我没有想过会有完全的回报,”一山深情的看着她,“我只是希望你好。”

雨樱冲他吼着:“希望我好就不要来看我!”

雨樱已经不想跟他虚以委蛇了,她再也不想跟他客套了。

一山只是默默的,不说话,也不生气,他的头微微低着,想着过一会儿雨樱的心情会好一些。

可是雨樱已经没有那个耐心了,她发了暴脾气,几次说了让他走他不走,就拿起枕头开始打他了。

张简一直躲在屏风后面偷听,见形势不对,连忙进来让丞相先走,然后好好的安抚雨樱,雨樱看见她爹来了,心里就更气了,指着张简便问:“爹你怎么能让这种人进来呢?你不知道!他!他捏我的手!他是个色狼!”

雨樱气得腿都疼了,张简又是一阵安抚:“好,好,好!是他不对,你先歇着,不要影响了伤势。”

雨樱一挥手,“你以后别要他来了!”

“好,以后不让他来了。”

“嗯。”雨樱这才心里好受些,可是仍旧有些不平,这刘一山怎么是这样的人?

这下她养伤也养不好了,心里总想着被捏了手的事,异常烦躁,想起刘一山写给自己的《好色赋》,不禁觉得十分恶心,便叫侍女拿出去烧了,一点痕迹也不留。

但是张简对刚才雨樱的表现其实很满意的,他很喜欢雨樱这么讨厌刘一山,因为这样他就可以把她嫁给他了。

他之所以不喜欢周新颜,就是因为周新颜和雨樱太亲近了,要是雨樱将来嫁给他,肯定就忘了自己这个父亲,刘一山就不一样了,不但符合他的择婿标准,雨樱以后嫁给他肯定不会幸福,她肯定回往娘家跑,会向自己倾吐心声,女儿还是自己的,谁也抢不走!

可是身为一个男人,他同时也明白,千万不要让一个男人的感情太过顺遂,不然他以后不会珍惜的,现在朝廷里的人因为知道刘一山看上了雨樱,除了一个周新颜,其他谁也不敢打他女儿的注意,因为害怕得罪刘一山,害得他最后也只能挑刘一山了。

现在、、、、、、这个周新颜,到了该利用他的时候了。

张简需要这个人来对刘一山形成阻碍。

所以这天下朝的时候,新颜很荣幸的就得到了张简主动和他谈话的机会,说实话,自从新颜从武芊芊嘴里知道雨樱受伤的事就很想来看她,奈何张简那段时间一直对他没好脸色,这次居然主动跟他说话!

他们当官的每天早上五点钟就要准时上朝,上个两三个小时朝,下朝的时候也才7、8点钟,这个时候的太阳还是挺柔和的,不想这次朝野上下都没什么事,6点多就下朝了,天并没有完全亮,非明非暗的天色让朝臣们身上官服的颜色更加深沉,走在未央宫前的数百级台阶上,手执笏板,一个个或三三两两,或成群结队,或单独行走,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不同的神色,带着不同的算计。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

作者:一缕葬花魂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经典小说《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由一缕葬花魂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一山,启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张简不是很在意,“人总要从不熟悉到熟悉,不能总是偏安一隅。再说长安我们也熟啊?爹从前做郡守,每隔三年便要来长安述职,爹每次都带着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