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两两淡酒》一钱相思两两淡酒煎熬成疾奈何药石无医 第三十四章六月十九(3) 两两淡酒冰山攻

《两两淡酒》一钱相思两两淡酒煎熬成疾奈何药石无医 第三十四章六月十九(3) 两两淡酒冰山攻

发布时间:2021-01-19 15:02:29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四时春日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两两淡酒》的小说,是作者四时春日创作的短篇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外头天刚微微亮,元琅就起身,宫人动静挺小,但来来

>>>《两两淡酒》在线阅读<<<

《两两淡酒》免费试读


外头天刚微微亮,元琅就起身,宫人动静挺小,但来来回回的脚步声以及穿衣窸窸窣窣的动静惊醒了六月。

六月揉了揉并不迷糊的眼,看了眼外头的天,伸了个懒腰,刚下地就看到元琅穿着朝拜的蟒袍衣冷着脸心情不佳的样子出门了。

“什么脾气!”六月斜着眼嘟着嘴不满地嘀咕。但嘀咕归嘀咕,还是马不停蹄追上元琅。

东宫前往早朝的殿宇还有很长很长的一段鹅卵石地,太子殿下当然不可能走路,于是宫人们抬着元琅的轿子,而元琅再轿撵中闭目养神。

六月毫不客气挤进去,从怀里掏出元琅昨日安排的祭拜的香果,大口地咬了一口,试图吸引元琅的注意力。

早就听到声响的元琅并不予以理会,懒洋洋半抬眼皮,又迅速闭上。

六月用她虚体的手在他眼前晃动,“你怎么了?”难道生病了?

这一想就想去试探元琅额头的温度,伸到一半又停下,气恼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头,然后不甘心地又在元琅眼前晃动。

她是鬼,感受不到温度的。

其实并没有手影但元琅还是准确无误抓住六月在眼前晃动的手,“别动,我只是早起心情有些烦闷而已。听话,安静待着。”

然后放开抓住六月的手腕。

六月立马点头,乖乖巧巧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触摸了下刚才被元琅抓住的手腕,低下头小口小口咬着手里的果子,其实嘴角挂着笑。

这一路都无言,很快早朝的地方到了,元琅掀开轿帘下了轿,六月也忙跟上。

元琅步入殿宇,六月也想着进去。

“哎呦。”六月还没走近殿宇就被弹开,坐倒在地。

听到六月呼痛的元琅忙转头,看到六月坐在地上就想要上前搀扶,被六月挥手示意离开。

“别来,别人看不见我。你一扶我别人以为太子疯了,摸一团空气。你进去吧,我没事,摔疼了而已。这里面龙气太重,我进不去,我在外面等你吧。”六月一边站起来揉着膝盖,一边对元琅解释道。

元琅微不可察地点头,面不改色进入大殿准备进行他的朝拜,其实内心还挺记挂六月的。

这朝拜行进了许久,还时不时传出皇帝暴怒的声音,然后就是大臣们跪地的声音。这一举行就从天微亮到天大亮。

夏季早晨的阳光刚刚开始强烈,虽然六月并不惧怕阳光但晒得久了阳光还是会对她造成一点伤害。六月找了一处阴凉的地方蹲在地上静静待着,竖起耳朵听殿内的声音,结果根本听不清,于是六月吃着果子,无聊的时候还伸出手指掰手指。

乘凉的同时六月又同情站在阳光底下的宫人们。多热啊,出了汗还不能抬手抹去,只能站着不动,皇宫真是一个磨人的地方!

东想西想之后朝拜终于结束了,六月满怀欢喜站起来准备跟元琅回去。

先退出来的百官都朝这个方向离开,六月目送他们离开,突然看到一个人从眼前从身旁走过,她无意间瞄到后彻底愣住了,傻傻地站在原地,连元琅走近都没多大反应。

“看什么呢?发什么呆?”

百官与元琅打过招呼后离开,元琅也假意乘凉,其实是和六月讲话,看她目光越飘越远的模样,不由问道。

“那是谁?”六月的手往前一指。

元琅顺着六月的手往前一看。那人剑眉星目,生的高大,戴着官帽,并不与周围的官员为伍,是年纪轻轻就有谋略的大理寺卿。

元琅还挺欣赏他的谋略与才华,可惜……是秘密的六王爷党,算是他的对手。

“大理寺卿季万适。”元琅收眼一看六月紧皱起的眉头,“怎么?”

“没事。”六月笑眯眯抬头,“莫名有种熟悉感而已,走吧,我们回去吧。”

元琅被六月拉着走,走之前回头看了眼季万适,疑惑地单扬起眉毛。

熟悉感?

季万适立刻就有被人看的感觉,回头就看见太子殿下的目光。虽然不解太子为什么要看自己,但他微微一笑,表示打了招呼。

六月至少两百年前就去世了,年纪轻轻看着也没嫁人的样子,没道理会对季万适感到熟悉,难不成季万适的前世跟六月有什么关系不成?可六月并不记得生前的事情,可独独会对季万适有熟悉感……元琅一想到这就浑身难受。

“你想什么呢?”

坐在轿撵里安安静静剥芒果皮的六月看了元琅一眼,好奇道。

难不成早上的烦闷劲还没过啊?不应该啊,刚才还一副有商有量的样子,一回轿撵就变成这样,难道这轿撵有魔力,能让元琅不开心?

想着六月就狠狠用膝盖顶了几下空气。

“想……你就对季万适有熟悉感?别人没有了?”

六月暂时停下剥芒果皮的手,回想了下,“好像是的。我被困在皇宫里,见过的人少,暂时没有什么能让我熟悉的,他真是第一个。”

“什么样的熟悉感?”

“杀父仇人一样的熟悉感。”

“……”元琅猛的一抬眼,却看见六月笑嘻嘻的模样,显然一副开玩笑的样子,他无奈一笑,曲起食指就往六月脑门上一敲。“别闹。”

六月苦着脸用掌心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你敲疼我了!”

元琅督了她一眼,闭眼养神。他刚才很轻的敲了下,绝对不会敲疼她的。

被识破小心思的六月委屈地继续剥自己的芒果皮,然后咬了一口芒果肉。

一回到东宫,擦干净手的六月猛的扑倒在元琅的床上,舒服地呼出长气。还是床舒服,可以随意翻滚!

元琅任她闹,自己坐在桌边翻看书信,看了会儿,看六月还在来来回回不停翻滚,“该歇停了吧,要不然罚你没有午膳吃。”

六月并不听!反正她有很多瓜果。

“你为什么不去投胎?”元琅问道,他一直很好奇。他所知道的,只有恶鬼才不会去投胎,但是六月一副天真没有心计的样子,并不像恶鬼。

听到这话六月瞬间停下,眼神变得黯淡,“鬼差说我有执念,并且执念太深,是过不了奈何桥的,所以我才重新回到人间。”来到皇宫,然后有幸遇见你。

“什么执念?”能让你不能投胎转世为此执着百年?

突然六月很深情地看着元琅,直勾勾望着他的眼:“我的执念,是你啊!”

两两淡酒

两两淡酒

作者:四时春日类型:短篇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两两淡酒》的小说,是作者四时春日创作的短篇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外头天刚微微亮,元琅就起身,宫人动静挺小,但来来

小说详情